http://www.poeirao.com

疫情拷问世界职业体育 昔日热闹只是“看起来很

  资料图:欧洲超级杯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,利物浦通过点球大战7:6战胜切尔西,夺得本赛季欧洲超级杯的冠军。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4月16日电(王昊) 随着新冠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的蔓延,绝大部分体育赛事陷入停摆,随之而来的,是无法避免的财务问题。突如其来的疫情,揭开了职业体育的华美面具,将各大联赛背后“生意”的本质展露无遗。

  4月初,世界汽车运动理事会正式批准一系列F1相关规则的调整,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巨大影响,其中包括2021年继续使用2020年的赛车底盘和其他部件以降低成本等规定。

  此外,迈凯伦、威廉姆斯等车队也先后宣布降薪来削减成本,以保住工作人员的长期岗位。

  被视为“最烧钱运动”的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,在疫情冲击下也开始想办法缩减开支。这在从一个方面说明职业体育的现状:很多看起来家大业大的俱乐部,在面临突然的停摆时,也“差钱”……

  当地时间3月13日,国际汽联官网发布公告,决定取消原定于3月13日至15日在澳大利亚进行的F1新赛季揭幕战。图为赛道裁判在得知消息后收拾行李。

  在疫情影响下,英超利物浦俱乐部4月初决定将一些员工列为临时停职状态。根据相关政策,临时停职的员工将从英国政府处获得80%的薪水,利物浦支付另外20%,这些员工依然能得到全额薪水。

  不过这个决定引起了一些媒体和民众的不满,他们认为利物浦不该用纳税人的钱来减少俱乐部开支。尤其近几年来,利物浦的经营蒸蒸日上,在2018-19财年,俱乐部总收入达到5.33亿镑,仅次于曼联和曼城,排在英超第三位。

  最终,利物浦俱乐部CEO彼得-摩尔发布公开信,宣布撤回这一决定并就此进行道歉。

  当人们对动辄上亿欧元的转会费、隔三差五的包机出行以及越来越大越来越豪华的体育场见怪不怪时,职业体育已经不止是观众狂欢的海洋,也是一座浩瀚金库。没想到,一切喧嚣因疫情而戛然止步,大家却变得出乎意料地“拮据”。

  资料图:欧洲超级杯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,利物浦通过点球大战7:6战胜切尔西,夺得本赛季欧洲超级杯的冠军。

  随着近些年来转播费、广告费的水涨船高,人们对于那些影响力较大的职业联赛印象离不开两个字——有钱。而经常豪掷千金的体育明星们,似乎都在其中扮演着佐证者的角色。

  但实际上,在职业体育领域,还有很多盈利能力没那么强的赛事、知名度没那么高的运动员,和人数众多的普通从业者。疫情冲击下,平时远离镁光灯的小角色,被推上了矛盾聚焦点。

  北京时间3月30日晚,西甲豪门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发布公告,表示俱乐部董事会与所有职业队球员将降薪70%,此外巴萨一线队足球运动员减薪幅度更大,以便保证俱乐部其他工作人员能够继续领到全额薪水。

  可以看出,巴萨的降薪政策,是在疫情期间降低高收入员工的薪水,以避免俱乐部的财务危机,来保证低收入员工的收入。客观来看,这是非常人性化的做法。

  像巴萨这样财力雄厚的豪门,可以通过内部的调整来缓解危机,但很多俱乐部很难模仿这样的做法。

  外媒报道,在疫情导致联赛暂停后,NBA爵士队开始了内部裁员。消息人士称,这次裁员主要针对非篮球相关人员,另外还有一些雇员也要接受降薪。而凯尔特人也解雇了上百名自己主场球馆的兼职人员。

  资料图:美国波士顿,美国NBA联赛凯尔特人队主场对阵亚特兰大老鹰队赛前。

  疫情当头,职业体育领域那些低收入的运动员、工作人员,正和普通工薪族一样,被影响的不只是“生活”,可能还有“生存”。

  职业体育由于其自带的“中二”属性,使得观众多以感性的眼光来看待。忠诚、热血、友谊、奋不顾身,都是为人称道的好故事。但一次突如其来的疫情,让更多人意识到其本质不过是“生意”二字。

  斯洛伐克超级联赛的日利纳俱乐部在联赛历史上曾7次夺得冠军,也曾站到欧冠的舞台上。对于知名度不高的斯超来说,日利纳可以用“传奇”两个字来形容。

  但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,日利纳出现生存危机。由于队中共有17名球员拒绝降薪,俱乐部一怒之下宣布与这17名球员解约,并称他们对俱乐部缺乏忠诚。

  这次解约使得日利纳几乎在一瞬间崩溃,俱乐部宣布已经开始清算资产,而外媒甚至爆料说,日利纳已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。

  “因拒绝降薪而一拍两散”这样的剧情,并不是日利纳的专属。在赛季暂停后,NBA正积极寻找方法应对疫情的冲击,其中很可能包括缩减球员的薪水。

  但篮网队球员丁威迪在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,如果真的发生降薪这种情况,那么球员们将不会回归。

  据了解,NBA劳资协定中有末日条款,规定在遭遇不可抗力时,球员们将无法得到全额薪水。丁威迪认为,如果老板们打算使用这一条款,那这个赛季就已经结束了,没有球员愿意在收入缩水的情况下继续比赛。

  如此特殊的时期,出现此般尴尬情况,作为局外人其实很难对此做出是与非的判断。归根结底,不少人行为的出发点,都是维护自己的利益。

  随着各大职业体育联盟的日益成熟,各类合同也越来越规范,而契约精神成为衡量运动员行为的重要标准。但在这次疫情期间,人们发现有时合同、规定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。

  在各项职业体育赛事的日常运转中,几乎所有合同纠纷都可以用法律的手段解决。但眼下,赛事直接停摆,收入约等于被拦腰斩断。NBA的球员合同中,有末日条款,但其他的体育联赛、其他类型的合同中,是否都有类似的条款,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  比如日利纳俱乐部,假如当初和球员签订合同时在这方面的规定足够详细,那么在要求球员降薪时或许不会如此被动,球队也可能不会因解约球员一事,让自己陷入破产危机。

  而即使是合同中有相关条款,极端情况下,也很难完全做到“铁面无情”。毕竟职业体育的“核心财产”是运动员,换位思考一下,在最困难的时候管理层铁腕降薪,等赛事恢复了,运动员还能心无芥蒂在赛场“拼命”吗?

  或许可以如此理解,来势汹汹的疫情,打乱了职业体育的原有秩序。现在,各方所持立场早已不能用平日里的惯性思维判断。所以,疫情期间的降薪操作,基本都在双方协商的前提下开展。

  资料图:1月14日晚,山西省太原市,山西汾酒股份队球员莫兰德(白)在比赛中上篮。当日,在2019-2020赛季中国男子职业篮球联赛(CBA)常规赛第27轮比赛中,山西汾酒股份主场以119比109战胜浙江广厦控股。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

  14日,CBA公司宣布公司中高层管理人员将采取降薪措施,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冲击。CBA公司说,希望带动全联盟友好协商降薪,“确保CBA大家庭每一个参与者平稳度过疫情”。

  这应该代表了大多数职业体育从业人员的心情——希望疫情尽快散去,他们不用纠结彼此之间的“旧账”,而是携手展望未来盈利的“新账”。(完)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